筆趣閣 > 三國之蜀漢中興 > 第1059章 進退抉擇
    劉封剛才之所以愣,是因為他對荀方剛念的這詩感覺似曾相識,好像許久之前就聽過,想了許久,終于想起了一個人阮籍。

    “少年學擊劍,妙伎過曲城”,這句詩他曾經印象深刻,所以很快便想起了阮籍這個人。

    作為竹林七賢的代表人物,阮籍和嵇康的影響力無疑是巨大的,而且阮籍最率性真摯,也是嵇康的偶像,兩人相差十余歲,卻結成了忘年之交。

    竹林七賢和魏晉時期的玄學理念,在后世受到許多人的追捧,乃至到后來陶淵明塑造的世外桃源,更讓許多在現實中受到挫折的人追捧冀望。劉封對竹林七賢也有所了解,其中最有名的嵇康、阮籍和山濤三人,其實都有濟世之志,只是因為生不逢時,對現實的失望和對生死的司空見慣,讓他們采取了蔑棄禮法

    名教的憤激態度,轉而追求道家的無為玄學。

    山濤、嵇康都是世家子弟,阮籍則不同,自幼喪父,與母親相依為命,家境清苦,他的確天賦秉異,勤學成才。而且阮籍少年時期好學不倦,酷愛儒家思想,不慕榮利富貴,樂天安貧,志在用世,但當此之際,名士少有能全者,加之對現實的不滿和失望,便不與世事,飲酒清談為

    常。

    聽到劉封問話,那書佐急忙答道“此人留下這詩,轉身便離開了俠義堂,只說要殿下在華山論劍和詩一,再無他言。”“好了,你且退下!”劉封擺擺手打走來人,接過姜維手中的信箋又看了一遍,阮籍的字果然和他的性情相似,筆畫看起來潦草隨性,卻又能讓人一眼認出來,不像行書

    ,更不像草書,別有精妙之處。

    阮籍曾登廣武城,觀楚、漢古戰場,慨嘆“時無英雄,使豎子成名”,后來的陳子昂有《登幽州臺歌》,大概也是受到阮籍的影響而做。因為自己的出現,天下局勢生了諸多變化,此時的阮籍,大概就在進退之間徘徊,先前便聽說曹爽征辟阮籍,他并未應召,沒想到會跑到長安來對詩,這就是對劉封的

    一種試探。

    如此人才,而且還是竹林七賢中的旗幟人物,也曾經是自己傾慕的對象,劉封則能不激動?更何況現在阮籍的影響力已經很大了,成為雖然還未完全憤世嫉俗,但已經成為玄學的代表人物之一,按照歷史展,曹爽被滅,何晏、鄧飏等人被除掉之后,阮籍等人

    就是玄學的領軍人物了。如果能將阮籍招致麾下,至少以后招收嵇康還是很有希望的,其他的劉封倒是不敢奢望,至于河內的山濤,他已經幾次派人去查探,但似乎山濤與司馬家有來往,故而還

    在猶豫之中。

    姜維感慨一陣,笑道“此人雖有才學,只恐不愿輕易出仕,這五言詩模仿殿下子益體,只是詞句更多一些,但也是對大漢的一種試探。”劉封嘿嘿一笑,卻不敢接話,阮籍可是真正五言詩的開拓者,他是建安以來第一個全力創作五言詩的人,著名的《詠懷詩》把八十二五言詩連在一起,編成組詩,并塑

    造了一個悲憤詩人的藝術形象,開創了新的境界,對后世作家產生了重大影響。

    如陶潛的《飲酒》,北周的庾信詩,陳子昂的《感遇》,李白的《古風》都是對阮籍《詠懷詩》的繼承和展。

    劉封盜用李白的詩最多,而李白尚且致敬阮籍,他又怎敢在這個時候妄自尊大?

    不過他也很想知道對于這位后世著名的浪漫主義詩人的作品,阮籍會作何評價,兩人在某些方面,的確十分相像,甚至連性情、作為都極為相似。

    李白有“天子呼來不上船”之狂傲,阮籍也有“青白眼”的名號傳下甚至對嵇康的哥哥嵇喜也不給面子,兩人都可謂率性灑脫之人。

    想到此處,劉封心中已經有了腹稿,這詩一定會讓阮籍滿意,也符合俠義堂和華山論劍的場景,可謂一舉兩得。

    “此等奇才,究竟是何人?”馬謖拿過信紙看了一陣,也覺得寫下這詩的人絕非泛泛之輩。

    劉封笑道“先不管他是誰,既然他有意留詩,必定就還在華山,倒也不必急于一時,別人比武,我們斗斗文也無妨。”

    馬謖撫掌笑道“難得殿下有此雅興,已經許久不曾見到殿下新詩了,倒讓人期待。”

    劉封背著手問道“哦?還真有人期待?”

    姜維嘆道“向我打聽新詩的人幾乎每日都有,可謂是萬眾期待!”馬謖也點頭道“不錯,今年以來,殿下還不曾出詩,前幾日舉辦祭祀大典,太學院的人本打算讓殿下當場賦詩,卻沒想到孔明船和麒麟槍搶了他們的風頭,打亂了計劃,

    那幾位名士也意興闌珊,悶悶而散,當日未能出佳句,真是可惜。”

    劉封聞言,想的卻是另一件事,摸著下巴一陣沉吟,怪笑道“既然如此,我這雜志和書局也該到準備的時間了。”

    “殿下,你又有何餿主……妙策?”荀方一看到劉封的神色,就知道他一定又想到了什么賺錢的主意。

    “我準備在洛陽成立書局,除了印刷典籍之外,再加印一本雜志,宣揚興漢大業,掌控天下輿論。”

    劉封背著手來回走動著,其他幾人的目光都隨著他轉來轉去,一臉疑惑,不知道劉封口中這新奇的“雜志”又是何物?漢末時期,隨著佐伯改造紙張之后,劉封又改進了活字印刷術,印刷書籍已經基本成熟,雖然還不能像后世那樣大批量印制,但每個縣乃至每個鄉放一本的數量還是足

    夠的。除了這些公用之外,另外的便可以賣給那些想要看雜志的人,除了自己的詩作之外,還有其他名士的大作,再加上大漢的政令和諸多新聞大事、輿論評判都放在其中,這

    可比當今的品評影響力大多了。“殿下,這‘雜志’是何物?”等了半天不見劉封開口,荀方終于忍不住開口動問。

    。
福彩3d2019064期直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