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三國之蜀漢中興 > 第1103章 相馬之術
    文鴦就在那人身后四五步的距離虎視眈眈地盯著他,目光偶爾掃過馬背上的母鹿,便有愧疚之色,也不知道他為何這次感觸這么深,以前打獵,也不見他這樣反常過。

    安排完小鹿,那人才拍拍手起身抱拳道“呵呵,非是在下故意偷聽,但二位剛才說到逐鹿中原,在下雖是草莽之人,卻也有些愚見。”

    “哦?”劉封倒有些詫異,如果這人真是世外高人,說不定真能說出什么高見來。“在下是個粗人,若有冒犯之處,還望幾位恕罪!”那人抱拳一周,才笑問道“二位方才說逐鹿用強或用德,都有道理,但如何用強,如何用德?卻要歸到實際之中,逐鹿

    逐鹿,終究要逐,怎么逐?”劉封聽得一陣詫異,這人問得直白,但他說的卻也在理,人往往講大道理一套一套的,但要具體執行,卻無從下手,剛才他和班辭的一番言論,都是似是而非,和后世那

    些高級講師、心靈導師、勵志專家相似,說起來滔滔不絕,做起來卻是捉襟見肘。

    不禁想起來一個笑話魯迅說過,人只要經常花錢,煩惱就會減去八成,情商和智商也會提高,還不愛上火,但錢從哪來呢?魯迅沒說。

    眼前的這個人,看來是個實用主義者,問到了具體的問題。

    那人看著劉封,自問自答“用雙腿么?當然不是,能追得上鹿的,恐怕只有馬了……”

    “不錯,剛才獵鹿,也正是用馬。”劉封不禁莞爾一笑,這人還真是會說大實話,點點頭,“請坐!”

    那人也毫不客氣,就坐在對面的一截樹樁之上,抬了抬帽檐“諸位可想聽聽在下之馬論?”

    劉封微微點頭笑道“愿聽高論!”“呵呵,高論談不上!”那人從身后掏出一個塞外人常用的酒囊,仰起脖子喝了一口,才說道,“昔日趙武靈王尚胡服騎射,趙國遂成為一時霸主;秦穆公得孫陽伯樂,遂有春秋霸業;武帝西征求馬,由此才能與匈奴一戰,拓展疆土;此等明君成就大業,皆在于他們善于用馬。有騎兵才能算真正的強大,也唯有如此才能馳騁千里,攻城略地

    ,成就英雄功業。”“閣下這一番理論,未免有些牽強附會,強國之論,又豈能以馬來定?”一旁的班辭聽得直皺眉,“趙、秦之所以能成霸業,更多在于變法改政,收服民心。若只論馬匹強弱

    ,為何胡人不能踏進中原半步?”“小娃娃倒是好口舌,”那人似乎并不懂得真正的大道理,被班辭反駁,頓時一陣尷尬,只好反問道“如二位所說,天下是有德者居之,那孔夫子有德,為何周游列國,卻

    連個小官都做不長久,最后只能坐在那里空談一番?”

    “你……”班辭見此人輕視孔子,頓時有些不悅,但劉封就在一旁,又不好怒,冷哼一聲轉過頭去。

    劉封看這人牽強附會,嘴角掛著一抹微笑,越覺得這家伙絕不是恰巧碰到,恐怕是有目的而來,只是這次狩獵也是臨時起意,這人消息未免也太靈通了一些。

    “如此說來,閣下對相馬、養馬想必頗有心得,”劉封掃了一眼那人身后的馬匹,指著不遠處自己和文鴛幾人的馬笑道,“不知這三匹馬與閣下坐騎相比如何?”

    那人向對面掃了一眼,搖頭道“黑鬃馬和黃馬勉強算作中馬吧,這匹白馬乃是大宛駒,卻非純種,只是模樣外觀好看而已,勉強算作中上吧!”“嘿嘿,你說那白馬勉強算中上,我看你這匹馬瘦骨嶙峋,連中下都算不上吧?”站在身后的文鴛終于忍不住了,他的坐騎也是西涼良駒,千里挑一的,平時十分喜愛,劉

    封的大宛馬就更不用說了,竟被這人說得好像不值一提。

    劉封微微一笑,點頭道“愿聞其詳。”那人又喝了一口酒,才徐徐說道“這匹白馬,若是在西涼乃至中原,的確算得上出類拔萃,但仔細觀察,其體態結實,四肢卻太粗壯,頭重額寬,蹄質過厚,這便是飼養

    不得法所致,而頭額寬大卻是漠北馬之形態,便說明此馬并非大宛純種。”

    劉封幾人不由轉頭看向白馬,原本覺得一匹神俊的良駒在這人說辭下變得有些笨重臃腫,面相也顯得難看了一些,不再像原先那般完美高大。

    文鴦冷笑道“照你說來,這白馬也不堪大用了?”

    “倒不盡然!”那人搖頭道,“此馬生命力極強,能夠在惡劣條件下生存,然在戰場上騰躍馳騁,則差了一些,故而才算中上。”

    文鴦也不擅長相馬,無法和他爭辯,轉頭問道“那閣下這匹瘦馬如何?”

    那人粗重的眉毛一挑,自信笑道“在下這匹馬,個頭雖不算最大,卻模樣清秀,耳短頸長,蓍高胸窄,奔騰之中,后肢顯刀狀,乃是純種的西極馬。”“哈哈哈,說了半天,今日我才知道,這樣瘦高的馬才叫大宛馬!”文鴦不由冷笑連連,西極馬也叫大宛馬,見那人自夸自賣,更加不屑,反正大家都不懂,任由他胡說了

    。

    “小將軍此言差矣!”那人聞言搖搖頭,收斂笑容,正色道,“西極馬是叫大宛馬不假,但大宛馬卻不能叫西極馬。”不等文鴦反問,那人繼續解釋道“中原人普遍不知,大宛馬其實有天馬和西極馬兩種,天馬乃是神物,可遇而不可求,普通人更無法馴服騎乘,只有西極馬能被人所用,

    故而人常以為西極馬便是大宛馬。”“而這匹馬!”那人眼中泛起了亮光,一股自信和自得壓抑不住地流露出來,“此馬是在下在天山一帶潛心搜索一年多才得到,馴服也頗費了一番周折,要在戰場上深入敵陣

    斬將奪旗,非得此類神駿不可。”

    劉封聞言不由心中一動“不知當年的赤兔馬是否便是純種的西極馬。”赤兔馬也是董卓在西涼的時候得到的,應該就是從西域而來。

    。
福彩3d2019064期直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