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三國之蜀漢中興 > 第1128章 信手拈來
    那人的嗓音并不算渾厚,但大概是涼州曲的曲風決定要長處蒼茫雄壯之色,便顯得有些怪異,脖子里青筋冒起,氣息不穩。唱了兩句之后,那人又閉著眼睛吹了一氣笛子,猛然間又站起身來,圍著彈琵琶的那人開始跳舞,尤其是靈活的脖子惹人矚目,動作倒也好看,與后世的新疆舞頗為十分

    相似。

    只是兩個大男人跳舞,還頻頻對視,靈活的眉毛和彎曲的胡須抖動著,甚至還擠眉弄眼地拋著媚眼,讓人有些不忍直視。

    這要是男女合作,必定十分美妙,但兩個大男人,讓人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琵琶嘈嘈之聲不絕于耳,兩人跳了幾圈之后,那人又開始高唱

    “雄兵高唱凱歌還~吶

    犒賞三軍玉門關~嘿呀——

    嗷嗷嗷……”

    唱到最后,那兩人同時起身,面對面交錯歡舞,聳肩擠眉,看得人忍俊不禁,此時的二人哪里還有半分文士形象,倒像街頭賣藝的搞怪藝人了。

    等了片刻,歌舞便結束了,劉封還有些反應不過來,本以為是一段極長的舞曲,沒想到總共才只有四句詞,曲調慷慨激昂,但這詞也太水了一些。

    正皺眉之時,那老者再次言道“殿下,二位這首涼州詞是為來往西域的商隊所作,故而詞句淺顯通俗了一些,恐難登大雅之堂,讓殿下見笑了。”

    那兩人收拾樂器上前彎腰行禮“如果尊貴的殿下能為我們填詞,必定能夠傳唱大漠,甚至到更遠的貴霜、大秦國去。”

    劉封笑道“大俗亦為大雅,民謠傳唱千年,經久不衰,詩經雅俗共賞,能流傳的便是經典。”

    那兩名西域歌者聞言欣喜萬分,以為劉封是在夸贊他們,連連點頭允諾,那老者臉色愈發難看,他本想用這兩人引出后面之人,誰料拋磚引玉,磚卻變成了金子一般。

    “咳咳,殿下做唐宋體,吾等已經拜讀無數遍,自嘆弗如,今日既來西涼,自當以涼州曲恭迎殿下,若能得殿下填詞,當為涼州百姓之幸也!”

    老者不動聲色地把那兩人推到身后,跨前一步,向劉封抱拳道

    “吾等班門弄斧,有幾首拙作呈上,拋磚引玉,只填詞,不做歌舞,不知殿下意下如何?”

    劉封微微點頭,笑道“洗耳恭聽!”

    老者發現先出場的人都占了便宜,自己本打算最后作壓軸,此刻卻忽然改變了主意,當下言道“那草民便先獻丑了——”

    老者行禮之后,微微挺起胸膛,掃視眾人一圈,將幾個同伴焦急疑惑的眼神忽略而過,一只手揪著山羊須,另一只手背在身后,自作瀟灑之態,朗聲誦道

    “邊城映日大漠寒,

    北雁南飛牛羊繁。

    駝鈴聲聲馱白練,

    橫笛吹徹玉門關。”

    “好詩!”

    老者讀完,片刻的沉默之后,劉封豎了個大拇指,其他人也都跟著叫好起來,他不開口,其他人也不敢搶先。

    “獻丑獻丑!”老者向四周作揖,臉上頗有自得之色,一圈之后才向劉封抱拳道“若有不當之處,還請殿下指正。”

    “文無第一,各人思想意境各有不同,何來指正?”劉封卻微微搖頭,淡笑道,“承蒙各位抬愛,既然如此,本王也乘興填詞一曲,與諸位同樂。”他雖然引用了諸多唐詩宋詞,但漢末時期還沒有規整的律詩和絕句,什么平仄押韻之類的,劉封不說出來,其他人更是無從得知,只覺得對仗工整,詞句精彩便是唐宋體

    。

    但剛才聽了兩首涼州曲,劉封便想起來后來唐代的涼州詞,很可能便是對涼州曲的填詞,唐代時期有幾首涼州詞傳為經典,正好派上用場。

    “好!”

    “唐宋體終于要在涼州出現了!”

    “請殿下填詞!”

    ……

    一時間,眾人都紛紛鼓掌叫好,有期待者,也有討好者,總之連郭淮等人都跟著拍起手來。

    在眾人目光的注視之下,劉封站在城頭遠眺北方,只見祁連山綿延萬里,直入遠處茫茫云霧之中,遠處隱約看到黃河沿岸起伏的地勢,登高望遠,令人心曠神怡。

    “有了,”劉封故作深思片刻之后,才收回了目光,用手指著北面的方向,緩緩吟道

    “黃河遠上白云間,

    一片孤城萬仞山。

    羌笛何須怨楊柳,

    春風不度玉門關。”一首詞作完,場上也陷入了沉默之中,但和先前的情景又不相同了,士兵們大多是聽不懂的,那涼州七子則目瞪口呆,有的低頭沉思,有的伸著脖子看向遠處,喃喃自語

    。也有人不可置信地看著劉封,不相信他能在轉念之間便做出如此驚天之詞來,這等佳句劉封能夠信手拈來,毫無苦思冥想之狀態,如果不是他們主動來找劉封填詞,肯定

    會懷疑他事先有所準備。看劉封如此輕松,這七人心中震驚無比,這樣的此舉輕描淡寫,張口就來,只怕他們苦思十天半月也未必能抵得上一句,而且劉封常年出征在外,填詞如此輕松,這讓他

    們整日在家讀書寫文的人情何以堪?“好,好一個羌笛何須怨楊柳,春風不度玉門關,妙,當真是妙啊!”第一個反應過來的卻是郭淮,大笑著走到眾人中間,向劉封言道,“末將雖是粗人,但也感受到此曲意

    境之豪邁,當真神思飛躍,氣象開闊,非等閑胸襟,不能做出這等佳句。”“不錯,這四句詞字字珠璣,著實令人拍案叫絕,依屬下之見,這后兩句正好可做玉門關之對聯,警示出關、戌邊者之思鄉怨情,戌邊衛國,責任重大,該當自我寬解才是

    。”

    “對對對,長史言之有理!”郭淮欣然點頭,“馬上派人雕刻這兩句詞,懸掛關門之外。”

    “周先生,殿下這首詞,填得可還滿意?”程武走后,郭淮才轉過身來笑著問那老者。“經典,經典,自嘆弗如吶!”老者慨然一嘆,臉色有些發白,劉封的一首詞,不但概況了先前西域二人和他所作詞的內容,而且意境更加深遠宏大,真有一種天外見天的感覺。

    。
福彩3d2019064期直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