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機甲破世 > 第26章 傷敵一千自損八百(本書已簽約,從本周末起每日兩更)

第26章 傷敵一千自損八百(本書已簽約,從本周末起每日兩更)

    眼看這里大局已定,郎老師也不說話轉向去看其他學生,無人阻攔的洪水斌趕緊跑到陳鳳旁邊,關切的看著他:“陳鳳你也太慘了吧,就這么喜歡傷人一千自傷八百?”

    聽聞此言陳鳳上下打量自己一番,情況確實不容樂觀:衣服因為摔倒與地面摩擦破了好幾個地方,而且被許鑫擊中的地方還在隱隱作痛。這不是與洪水斌的練習交手,許鑫可是往死里下力氣。陳鳳氣的又踹了許鑫一腳,腳上傳來的反震力讓自己又吸了口涼氣:“媽的,真疼。”

    看到陳鳳還有力氣踹人,洪水斌又開始幸災樂禍:“嘖嘖嘖,你看看你,贏得這么辛苦。學學我啊,運用智謀使點手段輕輕松松干翻對手。”

    “切~我只看到你尾巴都快翹上天了~”陳鳳沒理會洪水斌的吹牛,往林文杰看去,發現他還躺在那抽抽,不由問道:“這么久了還沒起來,你到底對他做了啥?不怕出事么?”

    “放心,郎老師都沒意見你怕什么。那小子仗著人高馬大想困住我,被我劃過褲襠一個后抬腿就這樣,我保證沒有使全力他肯定沒事。”洪水斌雙手撐著頭看天,滿不在乎的說道。

    瘋狂帶來的力量逐漸消失,許鑫漸漸不再掙扎,陳鳳終于能松開踩住他的腳,疲憊走到場邊坐下:“痛死了,沒有深仇大恨的又是同學,一點都不知道留手非要逼我往死里揍,這不是賤嗎。”

    洪水斌靠在陳鳳旁邊坐下:“嘿嘿,這才沒幾天你又變傷患,看游佳會怎么埋怨你。”

    陳鳳渾身一顫,被這話勾起了回憶:“游佳的啐啐念太可怕了,水斌你到時候可得幫我開脫開脫,這場架不是我主動打的是吧。”

    郎老師走了一圈回到兩人面前:“怎么還坐著?起來訓練。”

    陳鳳咋舌,自己都這慘樣了還訓練?硬著頭皮問道:“郎老師,我這樣了還能訓練么?”

    郎老師完全不留情面,瞥了許鑫和林文杰一眼再瞪向陳鳳:“如果你像躺著的那兩個倒是可以不用,那么你想訓練還是躺著?”

    陳鳳一躍而起,雖然疼的齜牙咧嘴但還是點頭肯定道:“郎老師,我練我肯定要訓練啊。”

    “嗯。”郎老師點頭又晃悠到潘浴國慕容煊那里,指導著兩人的動作。

    陳鳳看著慢悠悠站起的洪水斌苦笑:“郎老師太變態了,我現在這樣對上你就是找虐啊。水斌你要是不想聽到游佳的抱怨,記得下手溫柔點。”

    “相比那個我更想看到你滿地找牙的樣子呢,你說怎么辦?~”洪水斌活動了下身體,捏緊拳頭骨頭咔咔作響,顯然不準備放陳鳳一馬。

    陳鳳覺得今天頭特別的大,只得集中精神應付洪水斌層出不窮的手段,吃奶的勁都用了出來,但傷痕累累的身軀無法跟上思維的反應。即使全神貫注時依舊能看清洪水斌的動作,但是看得到卻擋不住,身體總是慢一拍被洪水斌痛痛快快的揍了一遍。

    郎老師從讓陳鳳洪水斌重新交手后就再沒管過他們,把其他所有學生都教導了一番,最后走到他們身側默默觀看到下課。

    下課鐘聲終于響起,這還是陳鳳進入江南機甲學院后第一次如此期待下課鐘聲的到來,旁邊同樣被南宮夢蝶當沙包揍的林顯看到他覺得自己真是幸福極了,原來南宮夢蝶對他還是很好的。

    聽到下課鈴聲洪水斌停下手,陳鳳如軟泥一般癱倒在地,鄙視的看了眼洪水斌,又見到郎老師在旁圍觀更是無力吐槽,只剩下大口喘氣。

    郎老師卻一副很滿意的表情點頭,對所有學生宣布下課:“你們都回去,有空的時候自己多練習。至于你們2個今后就固定一組,所有的交手都不許留情,這點傷不需要去醫務室,回去吧。”

    臨走前郎老師還將陳鳳與洪水斌給定成了一組,雖然內心愿意接受,但總是氣不過他剛才那么不近人情的行為,陳鳳還是翻著白眼送別了這個老師。

    洪水斌自然也是毫無意見,目送郎老師離開后感覺攙扶起陳鳳:“陳鳳抱歉啊,郎老師在旁邊看著我不好留手,你怎么樣沒事吧?”

    陳鳳全身重量壓在洪水斌身上,真的是連站立的力氣都沒,輕聲回答:“你說呢,跟許鑫一戰消耗太厲害,雖然你還是留了點力,但我幾乎快扛不住了。”

    林顯聽到陳鳳的話,又想起這件事皆因自己而起,非常自責:“對不起陳鳳,這件事主要是因為我,要不是我你也不用去和他拼命。”

    陳鳳已經沒有抬手的力氣,只能開口打斷林顯:“別道歉,他們的不爽是從我們整個宿舍來的,不是你一個人的事。”

    洪水斌扶著陳鳳緩緩走向大門,邊走邊安慰林顯:“對啊,那兩個賤人早看我們不順眼了,而且如果是我們被欺負,你會不會挺身而出?”

    “會,一定會,我跟他們拼了!”林顯毫不猶豫,雖然自己實力不足但好歹還能拼命。看到洪水斌扶著陳鳳艱難行走,趕緊扛起陳鳳另一條胳膊,兩個合力撐著陳鳳離開。

    陳鳳感激的看了兩人一眼:“那不就行了,我們是一個整體,沒什么好道歉的。”

    “我們真的不去醫務室么?”林顯想起郎老師讓他們直接回宿舍,可是看陳鳳情況感覺還是得去醫務室看看。

    “不去,聽郎老師的,我有種感覺,老師們有特別交代的話都是有特殊意義的。”陳鳳拒絕,想到了中年酒鬼那句唯一的告誡,不聽的學生倒了大霉。洪水斌和林顯也想到這件事,也絕口不提再去醫務室的事。

    陳鳳嘗試走兩步,兩腳輕飄飄選擇放棄,任由兩位舍友攙扶他回去:“實在走不動路,接下來麻煩你們了,謝謝。”

    “兄弟間有什么好客氣的,你這樣我們今天中午可不能找游佳一起吃飯了。額…下午射擊課你還去么?明天早上還起來晨練嗎?”洪水斌看陳鳳這半死不活的樣子,讓他別多說話,但是突然想起約定的每天早上練習,猶豫后還是問了出來。

    新人作家求推薦票!!!求收藏!!!

    大家如果覺得還能看得下去請支持我!!!

    (本章完)
福彩3d2019064期直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