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機甲破世 > 第678章 被遺忘
    “對了,關司令特別囑咐過,等你們醒了讓你們去指揮室匯報被伏擊的過程,你們趕緊檢查一下身體狀況就過去吧,我們這邊會照顧好陳鳳的。”主治醫師想起關宇臻的囑托,安排旁邊的醫護人員過來幫忙給鄭志榮三人檢查身體,確保他們安然無恙后再讓人領著他們離開。

    現在雖然擊退了佛啰耶國的伏擊,但是己方被伏擊的機師幾乎全軍覆沒,只剩下陳鳳四人活著,其他機師在被找到的時候都已經死亡,想要知道現場發生了什么只能問他們,所以關宇臻特別下令,只要有人醒來便讓其前往指揮室說明情況。

    當鄭志榮三人來到指揮室的時候,里面正在熱火朝天的進行備戰,經過與佛啰耶國的兩次戰斗,西南軍區的機甲數量縮減不少,從而讓與其接壤的其他小國有了想法,調兵遣將在邊境集結部隊,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帶領鄭志榮三人過來的士兵上前敲門,指揮室關系到整個西南軍區的大局,是不允許其他人隨便進出的,每一次進入都得需要里面負責人的批準。

    受到外面的進入申請,關宇臻快速通過,慕容南博特意走到他身后,他也很關注這幾個人會說什么。

    鄭志榮等人進入指揮室后,紛紛對關宇臻行個軍禮依次站定,等待他的指示,帶路的士兵則在門外等待,他只負責帶路而已。

    “說一下遭受伏擊的過程。”關宇臻沒有一句廢話,從一開始就直接問詢他們受到伏擊那晚的情況。

    于是就由南宮夢蝶先開口,詳細描述了當晚陳鳳最先發現被埋伏,然后眾人奮力與佛啰耶國的敵人戰斗,再之后婆羅門考爾出手將他們全部擊潰的全過程。

    南宮夢蝶講的事無巨細,其中有沒有添油加醋,幾乎是以一個旁觀者的身份來說明當晚情況,很好的完成了關宇臻的指示。

    關宇臻聽得連連點頭,其實從現場戰斗留下的痕跡中,他已經有所判斷了,缺的只是當事人的證詞,現在補上后他已經可以清楚的還原當時的場景了。

    關宇臻算是弄清楚了,可是慕容南博卻忽然發難,他打從心底不想讓面前這幾個人脫穎而出:“孫有為不是你們的組長么?為什么他和你們分開那么遠?在你們組長被進攻的時候還見死不救,是不是故意在害他!”

    慕容南博找不到南宮夢蝶話里的漏洞,于是想從孫有為的死亡入手,從另一個角度凸顯他們沒有救援自己的組長,從而破壞他們的名聲。

    只要能把陳鳳四人的名聲搞臭,這樣即便他們從這次伏擊中幸存下來,在未來也不會再有任何上升的可能。

    “胡說八道!我們已經在全力救援孫組長了,他跟我們離得遠是因為他帶著其他機甲撤退了,而我們一直堅守在原地,這也能賴到我們身上?”鄭志榮頓時就不滿意了,慕容南博這么說是把他們往絕路上逼啊,絕對不能讓他得償所愿。

    慕容南博卻堅持孫有為不是鄭志榮說的那種人,他現在要故意混淆視線:“我不相信孫有為是個會在敵人面前逃跑的人,現在他人都死了,死無對證還不是你們怎么說就是什么?”

    鄭志榮還想再和慕容南博爭辯,旁邊南宮夢蝶伸手拉住了他,鄭志榮性子急很容易被帶進溝里,還是由她來解釋比較好。

    南宮夢蝶代替了鄭志榮說道:“副司令您這話就說錯了,雖然孫組長死無對證,但是從現場的痕跡是可以分析出我們有沒有說謊,事實會證明我們清白的。”

    慕容南博也明白在這一點上不能咬死他們,他的側重點在孫有為戰死上,要用組長的死亡拉他們下水:“但結果是孫有為已經死了,無論怎么說都是你們沒有保護好自己的組長,身為他的組員你們不感到羞愧么?”

    南宮夢蝶一點都沒有退縮,反而用更有力的理由回擊道:“對面出手的是機皇婆羅門考爾,我們有在她手上救人的能力么?這種毫無理由的質疑還希望副司令不要再繼續了。”

    慕容南博還要再說,卻被關宇臻打斷:“夠了!去休息吧,我會考慮如何安排你們。”

    “是。”鄭志榮與南宮夢蝶一起應下,何文勇則慢了半晌,盯著慕容南博不知道在想什么。

    門外的士兵進來將鄭志榮三人帶出,慕容南博看著他們離去的背影思緒萬千,沒有了孫有為他該派什么人來控制他們呢?而且關宇臻還說會親自安排他們,會安排成什么樣他完全沒有頭緒。

    所以慕容南博現在很是糾結,無法決定是要再進一步壓迫陳鳳他們,還是就此收手從此井水不犯河水。

    鄭志榮三人一路回到醫療室,里面陳鳳還未蘇醒,何文勇靠著墻壁發呆,還沒從指揮室內的迷惑里走出。

    何文勇的異樣被鄭志榮看在眼里,走過去一掌拍在他肩頭:“喂,文勇你在想啥呢?”

    “沒有,就是感覺指揮室里的人好像又換了好幾個。”何文勇歪著頭,回憶前幾次自己在指揮室內看到的人,感覺和今天見到的有不少差別。

    “我也注意到了,看來關司令回到主基地后,慕容南博還是不敢太放肆,又把原來的人換了回來。”其實南宮夢蝶也有注意到,不過當時忙于與慕容南博對峙,沒去太多細想。

    鄭志榮對關宇臻心有余悸,前幾次需要幫忙的時候關宇臻都無動于衷,天知道這次會是個什么情況:“關司令說他會親自安排我們,希望他不會再坑我。”

    “應該不會,而且至少要等到陳鳳醒了再說。”南宮夢蝶透過玻璃看著陳鳳沉睡中的臉,暗中祈禱他快快醒來:“陳鳳,快點醒吧,我們不能沒有你。”

    事實和南宮夢蝶想的一樣,一連幾天都沒有人再來找他們,關宇臻好像把他們忘了一般,無論是褒獎還是懲罰,什么措施都沒有。

    (本章完)
福彩3d2019064期直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