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重生之末世寶典 > 第194章 測謊寶石
    展悅先開啟了鎮域塔的“空間封鎖領域”,封鎖了整座體育館,防止任何人利用傳送、瞬移等空間能力進來或離去。

    然后將四名嫌疑人集中帶到了一間審訊室。

    這四人當中,有兩個是戰斗支隊的成員,另外兩個是戰斗支援大隊的隊長,三個3級能力者雙手戴了手銬,實力最強的一個,其雙手戴著一副厚實的方形手銬。

    那是藍色品級的寶物“禁錮手銬”,帶上后5級以下的能力者無法使用任何技能。

    展悅一一審視了四人的神態,表面看不出什么,道“體育館出了臥底,將一瓶毒藥放進了鄒國堯的房間里,最終在食堂的水源里下了毒,我們不得不采取緊急措施。首先,謝謝你們的理解和配合,僅僅因為嫌疑,就給你們帶上了手銬,在證明了你們的清白后,我會有補償的。”

    展悅先問道“你們身上有瞬移寶石或傳送卷軸嗎?”

    四人皆搖了搖頭,進來之前,他們身上的裝備和儲物袋都被搜走了,但如果融合的是儲物頁的話,自然不怕搜走。

    展悅又問道“那你們知道臥底下的是什么毒?”

    四人又搖頭。

    展悅介紹道“是一種名為‘見光死’的毒藥,中毒的人當時沒有影響,但等陽光一曬就會毒發身亡,即使是能力者也會失去戰斗力甚至昏迷,如果正好是喪尸攻城時,等待我們的下場很清楚,體育館里除了會飛的,以及擁有瞬移和傳送能力的人,其他人都將被喪尸群吞噬干凈。”

    看著四人臉色劇變,展悅取出一顆乒乓球大小的透明寶石,道“這是一顆測謊寶石,為了洗清你們的嫌疑,你們四個逐一握住它,只要說一句‘我不是臥底,也不知道金錢幫的陰謀’就行了,只要你說的是實話,寶石就會發出綠光;如果是謊話,發出的就是紅光。”

    測謊寶石是寶箱出品,不需要鑒定,四個人通過天機寶典掃描了一下,就看到了它的說明信息,知道展悅并沒有騙他們。

    展悅正要激活寶石,那個戴著寶物手銬的人說話了,他的聲音有些沙啞,透出一種苦澀感,仿佛是一個字一個字吐出來的“首領,不用浪費那顆測謊寶石了,我就是臥底,那瓶毒藥也是我放的。”

    說話的人叫黃益坤,相貌堂堂,末世前是一名優秀的緝毒警察,他今年才39歲,但已經有了不少白發,看起來比實際年齡要老得多。

    展悅心中有些驚訝,他對黃益坤這個人,可不算陌生。

    對方早在展悅回老家前就加入了體育館,跟著他參加過次戰斗,如今擔任戰斗支隊的小隊長職位,也是他親自任命的。

    這個職位一半由龍鷹團核心成員擔任,另外一半則由隊員中的精英擔任,而黃益坤正是九個小隊長之一,能力突出、性格穩重,還是唯一在近期突破了4級的小隊長。

    展悅和柳少京已經將黃益坤列入重點培養名單,準備將其納入龍鷹團的核心層,誰知道此人會是一名臥底?

    展悅給另外三人解開了手銬,先讓他們離開。

    他沒問黃益坤為什么要當臥底這樣的傻問題,臥底不算背叛,而是一開始就居心叵測,道“你應該還融合了儲物頁,手上有一件瞬移或傳送寶物,對不對?”

    黃益坤道“是。”

    展悅不解“你剛才為什么不使用寶物逃走?”

    “禁錮手銬”只能禁錮能力者體內的能量,而魔法卷軸只要撕毀就可以激發。

    黃益坤道“我相信首領既然猜到了,就一定不怕我使用。”

    作為龍鷹團的準核心成員,黃益坤肯定知道鎮域塔擁有封鎖空間的功能。

    所謂高手易得、死士難求,擁有隨時逃離體育館的寶物,是黃益坤當臥底最大的底牌。

    展悅問出了一個心中最大的疑問“你知道金錢幫是如何控制喪尸群的?”

    黃益坤原本有些麻木的臉色變得激動起來,道“首領,我差點害死大家,罪該萬死,我只求你救救我的女兒!只要把我女兒救出來,我愿意說出金錢幫的陰謀,并告訴你們金錢幫能夠調動喪尸的原因,你知道后要解開體育館的圍困,甚至反過來滅了金錢幫,再容易不過。”

    “你的女兒?”

    鄒國堯道“金錢幫為了更好地控制我,把我的女兒留在了金錢幫,她今年才10歲。”

    柳少京道“就算這樣,我們為什么要大費周章地去救她?直接從你嘴里撬出來不是更好?”

    鄒國堯原本灰敗的臉上浮現出一絲傲色,道“我曾經是一名緝毒警察,年輕的時候為了臥底毒販組織,受過一段時間的特殊訓練,也許我不是什么硬漢,但關系到我的女兒,沒人能夠撬開我的嘴!”

    柳少京在一旁譏笑道“那我要試試。”

    他的“幻術眼”今天還有兩次施展的機會。

    但十分鐘后,柳少京從審訊室走了出來,臉色不太好,對展悅道“黃益坤的意志力十分堅定,我兩次催眠都失敗了。”

    幻術眼不是萬能的,何況柳少京此時的技能等級也不高,有一定的失敗機率,包括精神力和意志力超過柳少京的人,也包括一些受過特殊訓練或意志十分堅定的人。

    展悅道“那就再試試其它的手段。”

    又過了兩個小時,柳少京失望地找到展悅,道“我找了幾個懂審訊手段的人來輪流動刑,甚至用了‘分筋錯骨手’之類能夠讓人感受極限疼痛的手段,還是沒能撬開他的嘴,看來他女兒真的對他十分重要。”

    展悅也不得不佩服黃益坤的堅定意志,他看了看手表,道“也許有其它能夠奏效的手段,但我們時間不多了,沒辦法慢慢去審訊,明天清晨太陽出來后,金錢幫如果見我們沒有被毒倒,就該知道他們的陰謀失敗了。一旦這樣,他們要么一計不成再生一計,麻煩不斷;要么干脆撕破臉,配合喪尸群,對我們發動明攻。”

    能力者的技能和寶物千奇百怪,特別是晶能炮之類的戰爭裝備威力巨大,金錢幫想幫助喪尸群打開一個口子,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展悅再次來到審訊室,見到了遍體鱗傷的黃益坤,問道“我有些不明白,你為什么一定要我們救出你女兒?你并沒有出賣金錢幫,就算你失敗了,金錢幫總不會殺了你女兒吧?”

    黃益坤道“我很了解金錢幫,他們內部階層分明,強者高高在上,普通人就跟奴隸一樣,我女兒就是普通人,一點自保的實力都沒有。一旦我死了,她就沒有了利用價值,就算不死,也不會有什么好下場的。而且我手里那件能夠引動喪尸群的金色寶物,對梁士禮萬分重要,如果因為我的緣故失去了,他肯定會遷怒于我的女兒。”

    以親人來羈絆甚至威脅臥底,最大程度避免他們背叛,這是各勢力很普遍的做法。

    展悅派出的臥底,同樣也有親人留在了體育館。

    龍鷹團雖然管理上比較嚴格,但對普通的幸存者沒有壓迫和剝削,成年人只要肯付出勞動就能衣食無憂,老幼也會得到妥善安置,不會受到他人的欺負。

    總之,只要不違反龍鷹團制定的各項規定,幸存者是相當寬松自由的,不愿意被規定約束,也隨時都可以離開體育館,臥底的親人更有種種優待。

    通過匯聚來的情報,展悅對金錢幫的情況知之甚詳。

    金錢幫的高層在末世前多數是金河灣會所的會員,這是一家富商會所,成員的資產沒有低于十億的,他們比普通人更講究享受,更講究階層。

    這也造成了金錢幫有許多不公平的現象,比如底層人員被壓迫剝削,不是核心的成員被當成炮灰,漂亮的女人被上層人物視為禁臠等等。

    。
福彩3d2019064期直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