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開個診所來修仙 > 1285章 誘捕吹簫人
    被她發現了?

    寧濤的心里吃了一驚,以他現在的修為,那大堂里的幾個純靈魂體都沒有發現他,一個鐵民半神怎么可能發現他?

    靈玉忽然又回過了頭去。

    剛才的一眼似乎只是隨便的一瞥,并沒有什么目的。

    可寧濤心中卻還是留有一絲警覺。

    這時鯤靈說了一句話:“靈玉姑娘,你被鐵民視為傳奇,在我看來你甚至是鐵民的領袖,我有一件事想要拜托你。”

    靈玉說道:“神使大人嚴重了,大人有事就直說吧,如果我能辦到,我一定辦到。”

    鯤靈的嘴角浮出了一絲笑容:“白日里我的一家義肢店被洗劫了,那大盜的手法很高明,大白天里偷了我那么多東西,我的人卻一點都沒有察覺。我有理由懷疑那個大盜是一個鐵民,靈玉姑娘你非常熟悉鐵民,在鐵民之中也擁有極高的聲望和號召力,我想請你幫我查一查那個大盜是誰。”

    靈玉沉默了一下才說道:“這事我可以幫神使大人查,可是我不能保證一定能查到。”

    “靈玉姑娘出馬,肯定能查出來。”一個神民恭維道。

    靈玉只是微微點了一下頭,沒有再說什么。

    鯤靈拍了拍手。

    幾個鐵民舞姬從一道小門里出來,在大堂之中翩翩起舞。

    靈玉回到了她的座位上,在鯤靈右手一側,最末的一個位置。這些人雖然恭維她,可是骨子里卻還是認為她不能與他們平起平坐,要低他們一等。這作為的順序便顯露出了他們的心態,末席往往是給身份地位最低的人準備的。

    靈玉入座之后喝茶看舞姬跳舞,沒有再往寧濤這邊看一眼。

    寧濤很快就失去了再待下去的興趣,他再次返回鯤靈府是因為丹妮莉絲,既然靈玉姑娘不是他的丹妮莉絲,他留在這里也就失去了意義。

    準備離開的時候,寧濤又看了靈玉一眼。

    卻就在這個時候,靈玉也移目看向了這邊。

    寧濤心中一動,有了一個想法。他縱身一躍,虛空踏幾步,一步百米的距離,轉瞬間便出了鯤靈府。

    街道上靜悄悄的,一盞盞法器燈靜靜的散發著光明。

    直到現在天啟城還處在宵禁的狀態下,沒人出來。

    寧濤從一條街道上一閃而過,隨后進入了一條沒有燈光的偏僻小巷。

    小巷的兩側各有一道圍墻,圍墻后面是鐵民的房屋,那些房屋低矮破舊,跟剛才那條神民聚居的街道根本就沒法比。這大概也是要修建圍墻將鐵民的房屋隔斷的原因吧,這條小巷應該是神民的步道,高貴的神民怎么可能從卑微的鐵民的門口路過?

    寧濤在小巷中停下了腳步。

    又有一道白影進入了小巷。

    寧濤沒有轉身,可是他知道是誰追上來了。

    追上來的正是在鯤靈府上作客的靈玉姑娘。

    寧濤也沒有說話,等著靈玉開口。

    幾秒鐘的沉默之后,靈玉打破了兩人間的沉默:“你究竟是誰?”

    寧濤激活了腦海之中的仙甲術法印,他的臉龐快變化,藍色的眼睛變小,嘴巴變大,鼻梁變塌,原本光潔的臉皮也冒起了一顆顆疙瘩,總之怎么丑怎么來。

    似乎是感覺到了寧濤身上的能量波動,靈玉頓時生出了警覺,她探手從腰間一抽,那只白玉一般的長簫便落入了她的手中,她厲聲呵斥道:“回答我的問題,不然你會后悔的!”

    就在她說話的這點時間里,從她的身上和長簫里釋放出了帶著神性能量的靈力如同是鎖鏈一般往寧濤這邊侵襲過來,來勢洶洶。

    寧濤要想瓦解她的能量鎮壓,其實只需要打個響指就能搞定,可是他并沒有那樣做。他非但沒有與之對抗,相反的還鎮壓著身體之中的神力,不讓他的神力有本能反應。

    “說話!你是不是那個大盜?”靈玉似乎已經失去了耐心了,她踏步往寧濤走來,帶著神性能量的靈力不斷增強。

    寧濤這時轉過了身來,平靜的看著正往他走來的靈玉。

    靈玉停下了腳步,直盯盯的看著寧濤:“你……”

    寧濤淡淡地道:“你想說什么?”

    “你好丑。”

    寧濤:“……”

    靈玉抬起手中的玉簫指著寧濤,語氣嚴厲:“剛才在鯤靈神使大人的家里,是不是你?”

    寧濤的嘴角露出了一絲笑容:“是我又怎么樣?不是我又怎么樣?”

    靈玉冷哼了一聲:“我看你是不撞熔爐不回頭,如果是你,我抓你回去由神使大人審問你。如果不是,你告訴我你是誰,為何在宵禁的時候在街上溜達,如果你能說服我,我就放你離開。”

    我看你是不撞熔爐不回頭。

    這話大概就是不見棺材不落淚的意思吧?

    寧濤覺得好笑,他堂堂一個大神,雖然是野生的,沒有封神,不知道該主管生育還是農業,亦或者是別的什么,但好歹也是堂堂正正渡劫上神山的神靈,現在卻被一個鐵民半神這樣威脅,而她卻還是這般的自信,那兇巴巴的眼神似乎隨時都有可能出手揍他,她哪來的這種迷之自信呢?

    不過,寧濤還是很配合的回答了她的問題:“我叫沙悟凈,我是從城外來的,我不知道什么宵禁。”

    “沙悟凈?城外……你是野人?”

    寧濤說道:“你說是就是吧。”

    靈玉說道:“你撒謊,我也認識不少野人,可從來沒有一個叫沙悟凈的。”

    “你這樣說,好像你認識所有的野人,靈玉姑娘,你究竟是什么身份?”寧濤反問了一句。

    靈玉的神色頓時變了:“你在胡說什么?”

    寧濤淡淡地道:“剛才,我的確是在鯤靈的府上,你發現了我,可是你沒有揭穿我,這說明你和那幾個身份高貴的神民并不是一伙的。我剛一出來你就追上來了,而且是一個人,你是在擔心我揭穿你的真實身份嗎?”

    “我的什么身份?”靈玉的眼眸之中閃過了一絲兇光,她已經動了殺機了。

    寧濤淡然一笑:“剛才在鯤靈的府上,那幾個神民表面上恭維你,那個鯤靈說你是鐵民的傳奇,甚至是鐵民的領袖。我就在想,城外的野人會不會就是你領導的,你真的是鐵民的領袖,對不對?”

    靈玉沒有回應,她邁步向寧濤走來,藍色的眼眸里的兇光越來越明顯了 。

    寧濤假裝沒有看見,自顧自的說了下去:“那鯤靈請你去他府上作客,其實已經有點懷疑你是野人的領袖,你為了打消鯤靈的懷疑所以還是去了,你甚至還答應幫他調查那個大盜,你真的會調查,因為你知道那個大盜不是你的人,他的出現擾亂了你的步驟,對不對?”

    靈玉還是沒有回應,她與寧濤的距離越來越近了。

    寧濤又說道:“鐵民就如同是奴隸,生活艱苦,看不到任何希望,累死累活卻連一只義肢都買不起。一旦被判定失去勞動力,鐵民就會死。你是一個奇跡,在鐵民之中擁有極高的聲望和號召力,你想改變這一切,對不對?”

    “這些都只是你的猜測。”靈玉總算是回了一句。

    寧濤笑了笑:“我這個人的腦子靈光,我猜的事情十有都是對的。”

    “你還猜到了什么?”

    寧濤說道:“我還猜到你會突然襲擊我,殺我滅口。”

    他的話音剛落,靈玉突然爆發,她的身子瞬息間突破最后幾步的距離,手中的玉簫與她的手臂化作一道流光,狠狠的扎向了寧濤的胸膛。

    叮!

    一聲脆響。

    寧濤胸膛上的衣服爆裂,碎片橫飛,他的胸膛上卻迸射出了一團火星。

    他的胸膛可不是什么血肉胸膛,而是偽裝成血肉的仙甲,這一擊之下,仙甲之上頓時出現了一個凹坑,還有數條裂紋。

    這靈玉的實力還真是不弱!

    可跟寧濤比的話,那就如同是小學生和大學生的比較。

    “你……”靈玉瞬間驚呆,她下意識的往后退。

    寧濤突然伸手抓住了她的玉簫,順手往懷里一拉。

    身邊的玉簫脫手的靈玉頓時跌入寧濤的懷中,她的眼眸中閃過了一抹懼色:“你不是……”

    沒等她把話說完,寧濤忽然一掌劈在了她的脖子上,一股造化之力震蕩,她悶哼了一聲,軟軟的倒在了他的懷里。

    寧濤伸手捏了捏靈玉的臉頰,心中一片驚訝,她的臉頰已經不是那種仿生血肉,而是真正的血肉。他又捏了捏其它幾個地方,得到了一樣的結論。

    這太神奇了,她真的是一個奇跡。

    需要研究的地方太多,可這里顯然不是合適的地方。

    寧濤將靈玉抗了起來,探手一招,雷公錘便從他的大日葫蘆之中飛出來落入他的手中,他釋放出造化之力護住靈玉,然后猛地將雷公錘往西城門的方向甩出去。

    虛空一下顫動,錘子和人都消失了。

    幾秒鐘之后,西面的一處虛空突然被撕開了一道裂縫,一只錘子帶著寧濤和靈玉飛了出來。

    這里是一個山谷,沒有鐵民的房屋,只有樹木和野草,可隨隨便便一棵歪脖子樹那都是神木,隨隨便便一棵野草也是神草。

    寧濤將靈玉放在了草地上。

    接下來,怎么深入研究她呢?
福彩3d2019064期直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