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萬古第一殺神 > 第二十八章青山古橋,輕狂而上!
    蘇玄的話,響徹偌大武陵宗。

    所有人的目光都是一縮。

    蘇玄這話,顯然是在挑戰武陵宗所有弟子!

    這等囂張又是讓他們想起之前蘇玄大鬧武陵宗的事情,一份恥辱悄然涌上心頭。..

    “蘇玄,有本事別靠靈獸!就你那點實力你囂張的起來么!”

    “對,仗著靈獸算什么本事,有本事你跟我戰上一場!”

    一聲聲怒喝回蕩。

    在一些八階,九階御靈的眼中,蘇玄若沒大白,就是一個可以讓他們揉捏的廢物。

    畢竟之前蘇玄離去時才五階御靈,三個月過去頂多也就升個一兩階。

    別看蘇玄提升境界如此快,但對于普通修士來說,三個月可能連一階都無法提升。

    在他們看來,蘇玄也只是一個普通人,絕不會有多大的提升。

    “誰說不是我自己出手了!”蘇玄冷冷道。

    “有種就讓你的靈獸退后!”有人冷喝。

    蘇玄眼眸清冷,忽然低聲對大白說了句。

    大白眼神一閃,一副“你確定”的詢問表情。

    “去吧,你大哥的生死就握在你的手上了。”蘇玄輕笑,拍拍大白的身子。

    大白不屑的撇撇嘴,顯然對蘇玄自稱大哥很鄙視。

    不過大白的眼眸中卻是閃過執著,毫不猶豫的扭頭飛奔離去。

    轉眼間,便是不見蹤影。

    眾人一呆。

    真跑了?

    “不知死活!”上方趙空陵冷喝。

    “嘩眾取寵!”徐東擎也是冷冷出聲。

    此刻的蘇玄在徐東擎眼中,已是待宰的羔羊。

    “呵呵。”魏真凌輕笑,不予評論,一副高高在上看戲的表情。

    蘇玄望了眼上方,眼眸冰寒。

    “你們…有何資格如此俯視我蘇玄?”蘇玄斷喝。

    下一刻,蘇玄便是向前走去。

    若高高在上,那便將其拉下,狠狠踩在腳下!

    眾人看著動起來的蘇玄,身軀皆是顫了顫。

    大白這在他們眼中的底氣都跑了,他蘇玄憑什么還敢如此囂張?

    虛張聲勢?還是真有底氣?

    很多人猜不透,都不想輕舉妄動。

    不過,顯然也有人不信蘇玄真有實力。

    “一個廢物而已,就算洗心革面,那也不是一朝一夕能改變的!”一個九階御靈的中年男子冷喝。

    這人效忠于趙龍華,已是有了突破靈者的實力。

    在眾人皆觀望,被蘇玄氣勢震懾到時,他站了出來,攔住蘇玄。

    “我不信你這雜種……”他斷喝。

    但下一刻。

    這中年男子猛地一滯。

    因蘇玄猛地一踏地面,瞬息掠過與他之間的十丈距離。

    兩人面對面。

    “好快!”

    中年男子瞳孔劇烈收縮,看著蘇玄鋒芒畢露又冰冷的眼眸,寒毛都是倒豎。

    但他都來不及反應就感覺肚子一痛。

    “砰!”

    一聲沉悶的碰撞,中年男子痛得面孔都是扭曲。

    蘇玄一拳轟在了他的肚子上。

    “你找死!”中年男子怒吼,下意識的一掌拍向蘇玄。

    但蘇玄僅僅抬手,一下就是捏住了中年男子這明顯為戰技的一掌。

    “咔嚓!”

    骨頭破碎的聲音清楚的傳到眾人的耳中。

    “啊!”

    一聲凄厲的慘叫回蕩,聽的眾人毛骨悚然。

    這一刻中年男子猛地跪下,在蘇玄面前竟是沒有絲毫反抗能力。

    嘶!

    這一幕看的眾人都是倒吸涼氣。

    一個九階御靈,快要突破靈者的修士就這么簡簡單單被蘇玄降服了,再沒有反抗能力。

    這是昔日的廢物能做出來的事情么?

    若不是親眼所見,打死他們都不信。

    “他…他怎么可能變得這么強?”眾人背后直冒涼氣。

    “不可能!”趙龍華等人也是瞳孔劇烈收縮。

    剛剛的出手,代表蘇玄絕對有了靈者的實力。

    但這可能么?

    哪怕見到,他們也無法相信。

    這,才僅僅過了三個月啊!

    趙空陵都是渾身巨震,呆了一下。

    “這……”葉山和陳源面面相覷,一時之間都無法回神。

    “這就是你們口中的廢物?”魏真凌冷笑,極為鄙視趙龍華等人的目光短淺。

    而此刻。

    “我最恨別人罵我雜種!”蘇玄冰冷開口,拖著中年男子往前走。

    蘇玄走一步,攔在他前面的人就退一步,而中年男子則是如死狗般被蘇玄拖著。

    “你們還想不想挑戰我?”蘇玄斷喝。

    眾人又是忍不住退后。

    “既然不敢就給我滾開!”蘇玄腳步加快,眾人頓時轟然散開。

    這一刻的蘇玄,氣勢實在太強橫了。

    很快。

    蘇玄走到了古橋邊上。

    “蘇少…少爺,放了我,求求您放了我!”中年男子驚恐哀求。

    “憑什么?”蘇玄冷笑。

    中年男子一滯,接著他凄厲道:“我與你無冤無仇……”

    “擋在我前面,便是我的敵人。而敵人,就是用來殺的。”

    蘇玄一臉冷酷,拖著中年男子就往古橋走去。

    “轟!”

    一步踏入古橋,蘇玄身軀一震,莫大的壓力開始籠罩他全身。

    但下一刻,蘇玄就是大踏步向上走去,根本沒有其他弟子那般的凝滯。

    蘇玄身軀挺得筆直,沒有絲毫彎曲。

    他抬頭望向山頂眾人,冷笑道:“你們也不用下來了,我…去找你們!”

    這一日,青山古橋,張狂少年,拖敵而上,其勢無雙。
福彩3d2019064期直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