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諸天紀 > 1547.第一千五百四十七章 簡竹
    “這不是都有你嗎?還有什么好問的。”

    “話是這么說。”陸成安頓時哭笑不得:“可這畢竟事關重大,我一個后輩弟子……”

    “行了,你要說就趕緊說。”李師叔擺擺手直接打斷。

    見到對方這幅樣子,陸成安心里嘆了口氣,也只好一五一十的說道:“主要是因為這他們宗門之中,有著一個林飛,頗為不凡,跟我同輩,卻已經是法相中期之境,如果是一對一的話,我們宗門之中沒人能頂得住,而且他曾經對我有恩,不到萬不得已,咱們星宿宗最好別當惡人。”

    說完之后,一看李師叔,卻又沒有了聲音,陸成安頓時黑著臉問道:“李師叔,不知道我說明白了沒有?”

    李師叔這才點點頭:“聽明白了,你怕他。”

    “我……”

    陸成安頓時被這一句話給噎死,不過想要反駁,卻也說不出話來……

    畢竟,這不就是這么回事嗎?

    自己之所以顧慮重重,不就是擔心林飛未來崛起,會給他造成不好的印象。

    如果林飛只是一個金丹修士,或者自己是一個真身修士,怎么會擔心林飛這么多?所謂的情誼,也隨手就能還了。

    哪里會像是現在這樣……

    “您說的對……”

    想到這里,陸成安也不由得苦笑一聲,李師叔雖是不言不語,但好像就是有這種本事,立刻從這一大堆信息中,一言道破本質。

    李師叔卻是沒什么所謂,只是平淡說道:“不用怕他,到時候有什么麻煩,我來出手就是。”

    “啊?”陸成安一愣,跟著就連忙說道:“不是,李師叔,你誤會了,我只是說,咱們不要跟他為敵,不要出手。”

    “哦,那你是要幫他?”李師叔又點點頭,好像是算了算道:“其余七家沒幾個像樣的家伙,到時候我可以保著你們殺出去。”

    陸成安頓時大汗:“李師叔,也沒那么嚴重,我的意思是,咱們只要觀戰……”

    然而,陸成安剛說完一半,就說不下去了。

    因為此時,李師叔忽然轉頭,看向了層層云霧之中,那雙一直打不起精神的眼睛之中,忽然暴露出一抹精光。

    這一瞬間,好像李師叔整個人都變了……

    好像是打瞌睡的雄獅忽然睜開眼睛,兇悍之氣四溢!

    不過這種狀態,也能只是持續了一瞬間而已,很快,李師叔就又恢復了以前那副沒精打采的樣子。

    轉頭看了陸成安一眼,點點頭道:“加快速度吧。”

    “啊?”陸成安頓時一愣。

    “已經有人進去問劍宗的范圍了,現在好像快要打起來了。”

    “打,打起來了?!是誰先動手了!林飛有沒有出現?”

    陸成安對這些話絲毫沒有懷疑的意思。

    李師叔雖然行事莫測,甚至連修為都少有顯露,但在那寥寥幾次出手中,卻是從沒有耽誤過事情,既然他這么說,那肯定是察覺到了什么……

    李師叔搖頭道:“那里是天權的氣息,還有一個……像是凌霄閣的老家伙,再細的,距離太遠,看不清楚。”

    “我這就加快速度。”陸成安頓時也顧不得許多了,連忙進入飛艦內部。

    而李師叔卻還是那副不緊不慢的樣子,在房間中本來又要閉目養神了,卻在這時,卻忽然輕咦一聲。

    那目光之中,露出好奇之色,繼續望向了問劍宗的位置……

    與此同時,問劍宗外,十二峰弟子齊聚,個個身上真元引而不發,身攜劍器,劍意森然,一片緊張氣氛……

    此時,在眾人的注視之中,問劍宗外的云崖之上,正站著兩人。

    其中一個正是面意森然的天權長老。

    而另一個,卻是一個白胡子老人了。

    雖是鶴發童顏,但身材挺拔高大,身邊一百零八道神符圍繞周身,盤旋不止。

    每一道神符都透著一股法器才有的氣息,雖是每一道神符都只是陰符法器,但是當這么多陰符聚集在一個人身上,那種威勢,也令人感到窒息。

    此時,跟天權長老針鋒相對,絲毫不落下風。

    有點見識的修士都會知道,這位老人,便是凌霄閣杜萬機了……

    在凌霄閣中的地位,跟天權長老在問劍宗中相似,還算是一個從年少打到現在的老對頭了……

    當年,雙方幾乎是同一時間踏入金丹之境,又恰好遇上了南荒祖巫殿有一次出世,引得相遇,又好巧不巧,兩人恰好一起找到了那祖巫殿的入口……

    結果……

    就是一場大戰……

    讓人有些意料不到的是,當初那一場大戰下來,居然是足足斗了一天一夜,雙方可以說是手段盡出了。

    但可惜的是,那場大戰沒有贏家。

    因為一天一夜過后,南荒祖巫殿入口不知道為何,突然關閉了……

    等到下次再開啟的時候,兩人都已經成為了各自門派的長老,早就物是人非了……

    不過,無論如何,也正是因為那一場爭斗,使得這二人的名聲,幾乎是一夜之間,響徹了整個羅浮界。

    當初就有幾位長老都在私下斷言,這兩人,在未來,都是最有希望爭奪各自掌門位置的人選。

    不過比較巧的是,兩人都沒能得到各自門派的掌門之位,只是在后來的千百年間,從來沒有忘了爭斗……

    如今,時隔幾十年之后,兩人又一次到了這爭鋒相對的處境之中……。

    而且這一次,跟以前那些在控制之中的爭斗,很是不同。

    所以,當這兩人站在一起的時候,整個問劍宗的弟子,都是不由得安靜了下來。

    所有人的目光,都是緊張的注視著兩位長老……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在附近的云層之中,還有著幾方人馬分別占據一方,饒有興趣的注視著這場爭斗。

    “這兩個老家伙年紀這么大了,但還像是以前那個氣盛啊。”

    說話的是歸一閣長老簡竹。
福彩3d2019064期直选号